男孩看见野玫瑰\_季海洋



《男孩看见野玫瑰》季海洋个人画展 男孩看见野玫瑰》
海报设计:郝望舒
男孩看见野玫瑰 季海洋 作品是情绪的一个出口, 画面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心态的改变做修改, 直到让作品在某个时刻完成了它自己。 凭直觉所能够驱使的绘画技术作画。 不计较得失, 也不勉强 自己的作品具有难度或是标准。 作品的表现形式是日记画,日记自己开口说话, 说心里的真话,谎话以及疯话。 作品或传达了明确的感情, 或在不断的变化过程中 变成了对自己过去情绪的自嘲。 即便作品已经完整的呈现, 亦可以给予它新的名字,赋予它新的意义。 人的信息是会倾注在他的作品中的, 以一种感觉的逻辑方式与人进行隐性的交流。 那么多的情绪交织在一张张画中, 像一个个的我, 给我一个释放的空间, 与朋友们进行“他们”之间的交流聚会。
青春的画语 ??为季海洋第一次个展而写
海洋和我出去画过几次写生,在湖南和山西的时候常见他兴致勃勃地像个炼金术士一样东捡一坯土, 西撒一把灰,玩得不亦乐乎,像个快乐的小男孩。我看了心里也曾感慨,甚至羡慕。我感觉那时候的海洋 是单纯而快乐的。他之所以用城隍庙的墙土去画城隍,却也不是简单的好玩,而是喜欢那种藏于命运和机 缘中的神秘感与故事性。对于年轻人来说,生活的变化会带来情绪和心境的转变,分分合合,聚聚散散,
这些每天发生的情感故事会让青春的艺术多了一份神秘和机缘巧合的无奈,若能听从内心的召唤去实践艺 术,而不是循规蹈矩的摹写与遵从,自是一种天意,倒值得鼓励的。 海洋的这些作品另一个让我高兴的地方是他这种“言为心声”的创作状态,比之前的一些习作多了一份 表达的主动性,于是,作品的主观情绪比较浓,意象也有出人意料的效果。画画一事究竟还是私人情感与 意念抒发的一种言语,在公共信息大肆侵占个人生活的当下,能够敏感地用绘画和材料做出非功利的个人 文化日记般的图像书写,对一位学生来说是有益的,也是进入艺术家状态的开始。 当然,这也仅仅是个开始,艺术于个人,若非从职业角度,只从精神意义来说,常常会有一种宿命 感。究竟未来会让眼前这位年轻人的艺术达到怎样的境界,呈现怎样的面貌,全凭造化和他的努力了。作 为师长,我们只能默默地为他祝福,给些力所能及的鼓励和支持。 所以,现在多谈海洋作品的风格、手法、媒介意味、叙事性和符号特征有些早了点,我也希望他多 稳住自己,打好基础,认真对待生活和艺术给予他的责任与启示,通过不懈的努力,大胆的探索,持续的 研究,耐住寂寞,顶住非议,坚定信念,在青年时养成能够受益终身的好习惯、好心态。最终,我想,他 以及他同时代的青年画家们一定会自信而勇敢地说出属于自己的话。
甄 巍 2010 年 12 月于双榆树
地点: 北京 海淀区 新街口外大街 19 号北京师范大学西门内艺术楼京师美术馆 时间: 10 年 12 月 26 日 15:00-11 年 01 月 06 日 17:00
  •  
 

相关内容

热门内容